成吉思汗被作为民族英雄纪念

最近读蒙古史,想到一些问题。其中一个如下:

八百年前成吉思汗和他的将军总共杀戮无辜百姓恐怕上千万,但今天的蒙古或内蒙将他们作为民族英雄来纪念没有任何民族或个人来谴责。而大半个世纪前的希特勒绝对不能被纪念,日本战犯被纪念常常引起中、韩的抗议。为什么?我不妨列出几个理由,供大家选择、讨论:

(1)八百年时间久远,人的记忆淡忘。
(2)当年的蒙古本部和民族基本与今天的蒙古国和民族相当,而今天的蒙古已是弱国。相反,德国、日本是强国。
(3)蒙古军杀戮所剩的人民没有足够的资料(家谱等)以证明自己的祖宗是直接受害者。

讨论:

> 所以成吉思汗不应该被当做民族英雄来纪念。

按照谁屠杀大量无辜百姓谁就不能作为民族英雄的原则,我跟你有同样的看法。可事实就是相反,所以才提出这个问题。

> 單憑感覺來說,一個外國人跑來你的國家殺殺砍砍你的祖先無數,還做了你的皇帝。要不是沒辦法我才不認蒙元這個朝代。
> 可是這樣的人還被奉為民族英雄,不合理啊。好像認賊作父似的。若蒙古朋友自己奉為英雄那倒沒話說,提升成國家的民族
> 英雄,有點似乎違背常識。有人可否考慮向官方反應?

向官方反应就不必了。不但不利于民族团结,而且也不能带来任何益处。这毕竟是近千年前的事。再者,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总是
两方面都有的,例如,虽然成吉思汗杀了大量的无辜,但没有他,中国的疆域可能会更小,我们今天对各宗教的包容性或许更小
或至少是少了一个中国史上宗教宽容的例子,元朝后对商人和艺人的鄙视或许会更深,等等。

想补充一下。我提出这个问题容易被误解为质疑成吉思汗被作为民族英雄纪念的合理性,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提出的是对这种
纪念、这个既成事实进行解释。这个区别微妙但不可忽视,犹如伦理学中对“是”和“应该”作区分,词典对descriptive
(描述的)和prescriptive(规定的)作区分。忽视这个区别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社会反应。

> 成吉思汗,是蒙古民族的民族英雄,不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一个民族的英雄,
> 应该是对本民族发展做出贡献,特别是救民族于危亡之时。

这样说有道理,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普世价值逐渐广为接受,在如下两个标准
(1)谁屠杀大量无辜百姓谁就不能作为民族英雄
(2)对本民族发展做出贡献,特别是救民族于危亡之时的人作为民族英雄
互相冲突时,标准(2)将因普世价值而被(1)否决(overruled)。希特勒对二战前的德国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标准(2)
不得实行,因为(1)否决了它。二战中的日本战犯被不少日本人作为民族英雄,(1)没能完全否决(2),但至少遭到中、韩国民谴
责。在成吉思汗的案例中,(1)完全没能否决(2),我认为原因如1楼(正文)所述。

2012年5月-2013年7月



To my CNNote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