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德·兰姆和他的《野蛮人的进军》

Harold Lamb国内现有人译作哈罗德·莱姆,但译作兰姆更接近原发音。他1927年出版的书《Genghis Khan: The Emperor of All Men》在2010年由内蒙古大学外国语学院李卡宁教授翻译,中文名《征服世界的人——成吉思汗》。我最近读了他1940年由纽约Doubleday,Doran公司出版的《The March of the Barbarians》即《野蛮人的进军》。以下是简单的介绍。

维基百科,兰姆(1892-1962)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上哥伦比亚大学时,对亚洲人及其历史产生兴趣。自1927年写成吉思汗传记后,逐渐从创作小说转向写历史、传记。由于两大卷描述十字军东征历史的书,他被导演德米尔聘为1935年电影《十字军东征》的技术顾问,并为德米尔其他电影写剧本。兰姆通法、拉丁、波斯、阿拉伯文,自称会一些满语-鞑靼语。《野蛮人的进军》后记中他自述后来还自学了一点突厥语、中古乌克兰语、俄语、蒙古语。

《野蛮人的进军》(AmazonGoodreads)分九章:

一、 亚洲的草原 (背景,雅利安人,长城,黄土)
二、 马背上的皇帝 (主要讲述成吉思汗)
三、 库利尔台 (或译库力台、忽里台、忽邻勒塔,即蒙古首领最高级别的大会;成吉思汗死后召开大会,耶律楚材在多位接班人互让中助选窝阔台;察合台严守蒙古法札撒;金国的陷落)
四、 西向进军 (攻陷俄国、匈牙利等,西进至多瑙河)
五、 三个女人 (耶律楚材死,脱列哥那即昭慈皇后临时执政;聪明的唆鲁禾帖尼即显懿庄圣皇后争权成功;兀立海迷失的迷信)
六、 拔都沙皇 (修士威廉;忽必烈攻宋及姚枢的劝诫;怯的不花为什么战死,蒙古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七、 忽必烈 (上都;宋亡;可汗城;忽必烈的纸币;火药、印刷术;海都)
八、 后续
九、 ...关于所有的俄罗斯
后记
资料来源

兰姆著作颇丰,不愧是写作专家。该书基本可以说是当时全面、通俗地讲述蒙古史的第一本现代著作,是集此前研究的大成。第二至第七章可读性强,故事连贯,逻辑清楚,适量的评论恰到好处。作者的资料来源主要是英文、法文书或文章,个别的有德文、拉丁文。可惜他不通中文,只读了少量翻译的《元史》。但也正因如此,他的书正好与我们的《元史》互为补充。例如,他讲述的修士威廉、普利亚的罗杰记录的《Carmen Miserabile》(《悲歌》)、或其他纯粹从欧洲或阿拉伯文得到的文献,《元史》就不可能有多少叙述,并且如作者所言,中国史对西域以西的地理甚为模糊,可靠性差。

我对书中跟中国有关的章节感兴趣。第一个重点讲述的是成吉思汗时期的金人耶律楚材,这位深受汉文化熏陶的契丹人深知文化和文明的重要,为改变蒙古军队攻城即屠城的惨无人道的做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第二位是姚枢,忽必烈的亲信,这里译一段书中的描述(231页):

“这时,忽必烈正在四千英里以外向南进攻中国。 ...忽必烈犹如蒙哥喜安静、做事有目的,变得越来越向往在他所景仰的中国人中居住。... 1252年,忽必烈命令在河南省建他的家。他注意到过去几年农业生产很坏,就允许在中国北方招募的兵士返田务农--甚至发给他们种子和农具。... 智者姚枢始终在忽必烈的左右,他针对忽必烈的习惯性做法警告说:‘中国最值得您获得,它拥有能茁壮成长的文化和真正财富的胚芽。但是,我的王子,您必须努力将自己和中国的人民分隔开。对您,明智的做法是,仅拥有一个军事的政府,将行政留给相对低级的官员。’”

大家知道姚枢“從蒙古軍攻南宋”(维基百科语),也许有人因此对他责骂。但假如没有姚枢这类“汉奸”,还不知道华夏民族的灾难有多大。纵观全书,野蛮的蒙古人对半个世界的征服充满血腥,但对华夏大地反而显得相对温和,这一方面得益于忽必烈从小受中国老师教导(蒙古人掌兵权,中东人主财政,中国人管教育),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姚枢等汉人的文明开导。南宋的抵抗在军事上略逊一筹,据兰姆的描述,蒙古军追杀宋军至崖山,是因为后者始终没有投降的意愿,是不得已而为。忽必烈早已没有降则免死、抗则屠城的策略。汉人恨蒙古人当然可以理解,但不妨比较一下中东、东欧人对他们的仇恨。只是他们对历史可能不如我们保存得好,也不如华夏民族热爱历史,因此可能淡忘得比我们快罢了。

书的后记有一条比较有趣。拉施德丁的《史集》记载Urianguts(汉译?)有两只,其中一只是游牧民族蒙古,即速不台所属的一只,为后人所知,杀人如麻。另一只一直居住在北方森林里,从未参加战争,是一个和平的民族。拉施德丁是伊尔汗国丞相,他的《史集》是兰姆的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兰姆的《野蛮人的进军》被归类为非小说类,属历史,但不是历史研究,甚至跟黄仁宇的历史“故事”书也不同。但它不是演义,看不出有情节上的发挥,书末各种文献的分析、评注、及所列53条文献更不是演义书的惯例。该书出版七十多年来,读者对其始终是赞美有加。我希望李卡宁先生或其他译者能发现这本好书,把它介绍给中国读者。

2012年3月


To my CNNote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