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霍华德·津恩《美国人民的历史》

两个多月读完Howard Zinn的《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中文有霍华德·津恩《美国人民的历史》,上海人民出版社,许先春译,2001年出版),本来想写一篇完整的读后感,但在看了王缉思《<美国人民的历史>序》之后,感觉不能超过,就只谈一点他人没有谈到的想法。(王的文章写于2000年,说“自1980年初版以来,已经25次再版重印,总发行量达42万多册”。现在据维基百科,该书已售两百多万册。)

如“豆瓣”网上的一些书评所说,在具有一些美国历史的基本知识后读这本书效果更好。津恩的这本书正好是正统美国史的重要补充,它暴露历史英雄和政府的丑恶面,使普通仅受过传统教育的美国民众或任何读者看到即便是美国民众相对较为拥护的总统也可能有非常丑恶的一面。对大多数民众来说,这就是对洗脑的反洗脑。

反洗脑有两种方法:理智和反面的洗脑。大家一定会说前者当然胜于后者,但在强烈情绪下,后者容易做、效果快,如几十年前的台湾反攻大陆的宣传就是大陆的宣传的反面的洗脑。在历史上或现实中,完全的理智和完全的反面的洗脑都很少出现,大多只在两个极端的中间某个位置。中国大陆现在流行的反洗脑文章或书的理智成分通常不足,历史文献引证不足或对反面证据过分视而不见,比较靠近反面的洗脑那个极端。而津恩的《美国人民的历史》则更靠近理智,因为它引用大量文献,并在选择上没有过分的倾向性。有学者(如Georgetown大学历史教授Michael Kazin)批评他的书有参考文献但在行文中没有指明某个奴隶或普通劳工的话的文献出处(可参看黄仁宇《万历十五年》或罗沙比《忽必烈传》的文中文献引用方式就知道严谨的学者如何做学术),后来津恩在2004年就专门出版了《Voices of 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作为第一手资料收录下层人民的话语,使Kazin在这一点上不再反驳。但是,津恩本人其实并不坚持自己完全中立的研究态度,他的自传《You Can't Be Neutral on a Moving Train》(行走的列车上你不可能中立)的标题即表达了这个意思。在《美国人民的历史》第21章一开始他也声明叙述是biased(有偏向的),但他并不为此烦恼,因为其对立面实在太强大,他追求的是--用中国话说--矫枉必须过正。

在中国大陆,反洗脑仍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由于它太重要,技术性细节就相对不重要了。也仅仅在开展反洗脑这个运动本身如此紧迫的时刻,牺牲一点理智也许会带来总的、更好的效果,因为对于大多数群众,战斗檄文(一个极端)显然比政治理论的论文(另一个极端)更实用。但同时我们不能忘记,逐渐成熟的民众的独立思考能力逐渐提高,由情绪鼓动的反洗脑是不能持久的。津恩《美国人民的历史》的研究方式,包括严谨的态度,值得学习。他的反洗脑著作将要或已经成为经典,继他的人民的历史之后,有人写出了澳大利亚人民史、科学的人民史(讲述矿工、助产妇、低级机械工)、世界人民史。

书中的许多故事或史实给人深思。例如作者详细描述了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和逐渐向西驱赶,因此获得即抢得美国现有的土地(再加上从墨西哥抢夺的大片土地),这不能不让我想起中国官方描述西藏或新疆的历史或对这两个地区的政策。西方媒体或大众对中国多有批评,但中国似乎从来没有对美国官方描述印第安人的历史有过批评,西方(或中国)媒体或民众也从来没有把这两个国家类似的历史和政策放在一起看。也许有人会说,美国的印第安人政策是几百年前的,非人道的事件在现代社会是不能容忍的。但这有两个问题:现代文明社会通常会对从前的不文明行动道歉,如对黑奴的道歉(甚至在一些情况下让黑人享有更多的权利,如降低大学入学的分数要求),对修建铁路的华工的道歉,但这些都是在不需要做巨大赔偿的前提下的象征性活动(我丝毫不怀疑这种象征性活动的重大意义!),美国不可能向印第安人真正地道歉,更不可能履行当年跟他们签下的合同,否则将失去太多的国土!其次,如果历史上的非人道事件可以不予谴责或只是从宽发落,那么我们同时看看1989年的两件事,那一年的12月美国为抓独裁者诺列加侵入巴拿马(实际的目的当然不是抓这一个人,想想巴拿马运河的重要性),这次行动造成516至1000人不等死亡,当然平民居多。此前6个月,发生在中国的事件造成523或更多的人死亡。后者遭到大量谴责,而前者却没有。两件事同样不光彩,但只拣其中一件大加鞭挞就有失公允。

即便是一本好书,不读负面的书评总有可能使你建立偏见。虽然这本书在Amazon上得到3.9星(最高为5星;到今天为止有895篇书评,大多数书评数上了100的书就很难达到4以上),Goodreads上得到4.13星(有3153篇书评,72175人评分,Goodreads上可不写书评只评分),但有些批评是有价值的。如Michael Kazin教授指出它“没能解释为什么美国的政治经济模式继续吸引数百万计的少数族裔、妇女、工人和移民,或为什么津恩喜欢的社会主义者和极端政治运动在美国公众中没有获得广泛支持”。我读的1980年第一版以第21章The Coming Revolt of the Guards(即将到来的卫士的反叛)结尾,津恩预测美国将会有更大、更彻底的、(非暴力的)革命,这让我想起1980年代末读过的一本武汉大学(?)学者的科学史,前面所有章节都非常好,但最后一章画蛇添足地对下一个科学中心做了预测:苏联。在我看来,已有大量事实证明,优秀的学者对未来的预测不如他所精于其道的研究更有价值。

尽管如此,瑕不掩瑜。这本书不仅可作为美国正统历史的反洗脑教材,对于我们今天的中国人,也可用作提高反洗脑的层次、使其不致停留在非白即黑、或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初级阶段的方法论教科书,在反对双重标准的抗争中也在资料上提供了较多有益的线索。这本书作为培养健康的批判精神和独立思考习惯是不可多得的好书。

对读者评论的评论:

> 洗脑思维造就了中国2000多年的其兴也勃然,其亡也忽然的模式...与其以后一夜被推翻,还不如现在允许不听
> 话的人多一点呢。

> 如果秀才鼓动不了百姓或者百姓对他们的鼓动一笑置之,那么这个社会就合理了。

讲得好!我们的社会需要反洗脑,更需要合理的反洗脑的方法,不能用一种洗脑代替另一种,否则“其兴也勃然,其
亡也忽然”。

2013年11月

Contact me
To my CNNote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