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音方案与拼音化:一则短评

关于中国文字或拼音,斯大林对毛泽东讲了他的看法。各媒体的说法略有不同。

(1)据“短历史”第589期2017-01-16的文章,斯大林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可以有自己的字母”。
(2)据多维新闻2017-01-18文章,斯大林说“你们(指中国)是一个大国,应当有自己的文字”。
(3)据澎湃新闻2017-01-14文章,周有光说,“毛泽东向斯大林征询文字改革的建议,斯大林这样回答他:‘你们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应该有自己的中文书写系统(your own Chinese form of writing)。你们不应该轻易采用拉丁字母(Latin alphabet)。’所以毛泽东要搞‘中国特有的’字母系统(That’s why Mao wanted a national-in-form alphabet.)。”

其中(3)是对2004年2月16和23日《纽约客》文章“甲骨文”的汉译(我在引文中所附英文来自原文)。《纽约客》这篇文章常被西方媒体引用。

从以上可见,(2)与(3)较接近:“自己的文字”相当于“自己的中文书写系统”(英文直译的话当为“自己的中文书写形式”),而(1)中“自己的字母”因有“字母”二字可能是误译。(3)或《纽约客》原文讲毛泽东最初希望对中国文字整个进行拼音化(像更早的鲁迅等人希望的那样;想想越南的文字改革),斯大林并不赞成,但并没有说中国要有自己的*字母*[星号是着重号]。(希望有一天能搜到1949年斯大林会见毛泽东的俄文对话记录,以确证他没有说中国可以有自己的(取代汉字的)*字母*。)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许多类似文章包括这里的(2)和(3)大概混淆了两件事:(A)全面取代汉字的拼音化;(B)辅助汉字学习、给汉字注音的汉语拼音方案。斯大林反对(A),打消了毛泽东的这个念头。斯大林不大可能知道(B)或对(B)不感兴趣。(注意周有光说毛泽东向斯大林征询*文字改革*的建议,不是如何给文字*注音*或如何加速扫盲的建议。)将(A)和(B)混淆跟周有光等人迟至1961年的理想有关,在那一年出版的《汉字改革概论》中他说“我们已经有了文字幼苗的汉语拼音,但是还没有枝高叶茂的汉语拼音文字。汉语拼音已经开始并且正在成长为汉语拼音文字,但是在还不等于文字”(该段文字来自(1)的引文,我暂时无法核实)。这段话似乎在说,虽然十二年前毛泽东已接受斯大林的建议否定了(A),但周有光仍对它抱有幻想,而不是将汉语拼音仅仅作为汉字的辅助工具(B)。六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不禁感慨,假如那”伟大的“幻想实现了,我们将与几千年的文化产生多大的隔阂,我们的下一辈将有多少人因古文字(狭义的”字“)看起来陌生而不予理会,中华文化仍然灿烂,但方块字更适合作为背心上的装饰、手臂上的刺青,而不是深入人心的文化的一部分。


2019年7月

Contact me
To my CNNote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