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曾计划核毁灭中国”一文质疑


来源之一:http://bbs.hzau.edu.cn/viewthread.php?tid=124459


《人民日报》主办的杂志《文史参考》最新一期文章透露的内幕

历史回到1969年的10月,当时的中国正处于紧张的备战状态,为应对来自苏联的核攻击,中国政府和军队都被紧急疏散,毛泽东前往了中心城市武汉,其副手林彪前往杭州,当时的三军参谋总长进入北京西郊的地下军事掩体指挥备战。同时全国94万军队、4000架飞机和600艘战舰都收到命令,撤离易受攻击的驻地。措施甚至包括动员工人,给他们分发枪支,指示向外来飞机和降落伞开枪。10月份中国出现的这种紧张局势其实最早开始于当年3月份,中苏两国在边境地区乌苏里江两岸的多起冲突,双方的摩擦迅速升级直至刀兵相吓、两国均动员起了军队。

文章透露,苏联将其对华核攻击的计划通知了东欧盟国,其中包括了“以这种最新的装备来彻底清除中国的威胁”等字句。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会见了基辛格,要求美国对此保持中立。而白宫则有意将这一信息透露给了美国媒体。8月28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有关莫斯科计划对中国多个城市及导弹中心发射核弹的计划,随后在9月和10月,中苏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中国民众受到官方指令开始挖掘防空洞。

根据《文史参考》所刊载的这篇文章,美国当时是将苏联视为主要威胁,因此并不希望中国过多受到削弱。同时美国也担心,原子弹的使用会使25万驻亚洲基地的美军受到影响。10月15日,当时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通知苏联大使,明确美国不会坐视苏联对中国使用核弹,威胁一旦开战,美国将攻击苏联的130个城市作为报复。在此之后的5天,莫斯科取消了所有的打击计划,并开始与北京谈判,至此北京所面临的核恐危机宣告结束。

文章说,美国之所以反对苏联的进攻计划部分原因也是出于对五年前苏联拒绝参加遏制中国研发原子弹的报复,当时苏联曾经退出了一项旨在打击中国新疆罗布泊导弹中心的联合计划,莫斯科对外表示, 中国的核弹发展计划不具备威胁力。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试爆了第一个原子弹,美国总统约翰逊将这一天称为“自由世界最为黑暗也是最战略影响的一天”。

《文史参考》的文章还透露了除1969年的危机之外,中国还有面临三次来自美国的核攻击威胁,时间分别在朝鲜战争时期以及1955年和1958年台海冲突紧张期间。虽然该篇文章的作者、音译名为刘辰山的学者并没有公布他作以上史实研究的依据,刘本人也在文中承认其观点可能会受到其他专家的质疑,但他的这一文章在中国官方杂志刊载出来,说明应该是具有严肃的研究基础,值得做学术的再研读。


上面引用的短文可能是最先发表于法《费加罗报》2010年5月12日Quand Nixon a sauvé la Chine du feu nucléaire soviétique(当尼克松拯救中国于苏联的核攻击中)的翻译或二次转译
电影潮流论坛有某人对其作的粗略的汉译(有些词未翻或被省略)

英文版随后几天出现:
英国电讯报 2010年5月13日
Foreign Policy Journal 2010年5月17日

(国际)历史论坛亚洲史版有长时间的热烈讨论,那里基本没有人怀疑其真实性。

但在《费加罗报》读者评论里(链接见上),有人引History Commons论坛说尼克松手下的两位国务卿(基辛格是其一)都否认这件事。并引《时代》杂志的评论,认为H. R. Haldeman的书可信度差。Haldeman是尼克松的高级助理,认为苏联曾计划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苏联曾计划核毁灭中国”称《文史参考》的文章作者“音译名为刘辰山”,其实是刘郴山,郴读chēn。法《费加罗报》这篇文章的作者、《费加罗报》记者Arnaud de La Grange(阿诺·德·拉·格郎日)是在读到《文史参考》第8期刘郴山的“1969年珍宝岛冲突:苏欲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后写的报导。刘郴山的文章末有这段:“不过,国内也有学者认为,1969年苏联对中国的核威胁缺乏证据,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就认为‘美国帮助中国避免苏联核打击’是一种演义。本刊后边文章将对此评述。”这段话明显是编辑所加,这“本刊后边文章”就是同一期徐焰的“ 外来核威胁迫使中国发展核武器”, 拉·格郎日先生完全忽略了。徐焰专门有一节“1969年,苏联是否计划对华核打击?”讨论该问题,尤其值得读的是以下这段(方括号中注释是我的):

苏联领导人在历史上常以武力威胁、恫吓邻国,是一种十分恶劣的传统,由此自然会引发中国领导人的警惕。不过对于1969年苏联是否制定过计划准备对华核打击一事,至今仍无确凿的档案资料证实。前些年国内外一些史学研究者对此持肯定态度,重要依据是叛逃到美国的联合国副秘书长舍甫琴科[Arkady Shevchenko]在题为“同莫斯科决裂”["Breaking With Moscow", Alfred A. Knopf, Inc., 1985, p.165]一书中记述:“参加政治局讨论的一位外交部的同事告诉我,国防部长安德烈·格列奇科[Andrei Antonovich Grechko]元帅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的计划。他主张无限制地使用西方称为‘巨型炸弹’的几百万吨级的炸弹。”对这段叙述是否可靠,笔者在 2002年曾询问当年的苏联远东研究所所长、现任俄中友协主席基塔连科[Mikhail L. Titarenko]。他称看到过苏共中央对华关系的众多档案,也问过那时的苏共政治局委员,根本不存在此事,这个叛徒的那段“回忆”是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中情局的文件我不知道,我想更可能主要是H. R. Haldeman的自传]需求编造的。参加过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中苏谈判,在90年代任中国驻俄罗斯大使的李凤林近年来也撰文指出:“现在看来,中苏两国领导人当时对于战争可能性的判断都是错误的。值得注意的是,双方都是为了应付对方的进攻而备战,迄今还没有任何档案材料证明,双方任何一方制订过进攻对方的计划。对于这种误判的原因,需要专家学者进一步研究。”(《百年潮》2008年第7期第32页)

读了刘和徐的文章,我明显感觉后者可信度更高,因为它有一定的考证和人物采访,像历史学家应该作的,而前者基本是新闻媒体的写作。可惜在西方媒体里只有刘的文章被引用,且因为《文史参考》隶属《人民日报》,被认为具有一定的官方地位,由此其可靠性被不恰当地夸大了。

舍甫琴科[Arkady Shevchenko]的“同莫斯科决裂”["Breaking With Moscow", Alfred A. Knopf, Inc., 1985]在165页谈到国防部长安德烈·格列奇科[Andrei Antonovich Grechko]元帅主张的用巨型炸弹“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的计划。徐焰先生对此做了考证认为是虚构的。那段话后面一个自然段谈到“外科手术”式的核攻击,兹译出于下以飨读者。

幸好,同意格列奇科疯狂、好战观点的军人不多。1970年,我与格列奇科的同事Nikolai Ogarkov谈,他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经验丰富且强硬的军官。那一年他被提为元帅,后成为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和总参谋长。Ogarkov对跟中国交战的预测有更现实的看法。他认为苏联不能大规模地对中国进行核打击,因为这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世界大战。另外可行的办法是像做“外科手术”一样用小数量的核武器恫吓中国,摧毁他们的核设施。但是,Ogarkov说,那样做同样有风险。一两颗核弹不大可能摧毁像中国那样的国家,并且中国人因为他们有众多的人口,深谙游击战,一定会坚持不懈地打到底。苏联会陷于无休止的战争泥淖,遭遇像美国在越南的后果,甚或更遭。...

由于对轰炸中国有不同意见,政治局陷于僵局。...随后决定通过多种渠道试探这个想法[格列奇科对中国的核攻击计划不会激怒美国]。外交部、克格勃和军事情报...

注意徐的文章没有谈到Ogarkov建议的“外科手术”式的核攻击,因此未对其否认,虽然更没有证实。舍甫琴科没有提供其他材料佐证,看来完全是个人回忆,说“需要专家学者进一步研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2011年1月

Contact me
To my CNNote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