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锥编》在讲什么?推荐英译者艾朗诺的简介

钱钟书《管锥编》英译者艾朗诺的文章《【邻壁之光】《管锥编》英文选译本导言》较好地说明了钱钟书学术的性质,也介绍了他人对钱钟书学术的总结。20世纪仍然有大学问家以笔记形式出版magnum opus(主要代表作)实属罕见,《管锥编》很可能是中国甚至世界学术史上影响深远的最后一部这类著作。很多网友感叹,《管锥编》读不懂。假如你的文言文基本功过关,读不懂大概是因为这种写作方式现代已很少见。很多人称《管锥编》和钱钟书的其他文论作品一样,类似于比较文学。钱钟书本人反对,艾朗诺也不同意。主要的原因是钱钟书不愿作正规的比较文学研究,对理论缺乏兴趣,但我认为还有一点似乎没有人提到,那就是比较文学仍属于文学,而《管锥编》的内容绝不限于文学,恐怕有一半的内容是关于文学作品中所述*内容*的比较,这些内容包括神话、宗教,也有现实、历史,有心理、风俗、社会、法律、艺术,除科技以外人类文明的几乎所有方面都可能在讨论范围之内。《管锥编》对当代学者或读书人有什么用?应怎么使用它?我认为大多数读书人可以把它当作工具书,不必通读,只供查阅;如果你做某项研究想了解该主题在古今中外的文字著述中被提到的情况,你可以搜维基百科,但也不妨搜《管锥编》。周振甫为各自然段作了总结性的小标题,方便了查询,但如果你有该书的电子版那就非常容易了。

艾朗诺和其他一些学者一样,认为钱钟书通希腊文,我不知道依据是什么。在《管锥编》或其他作品中,钱钟书每次引用希腊文献时都没有采用希腊文,而是用的英文。据说钱钟书《外文笔记》中含希腊文,但暂时无法核实。

艾朗诺这篇文章的汉译有一些可商榷之处。如“古今中外文学中,一切就是一,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张”,原文为“This is not a simple claim that everything is one in "ancient and modern, Chinese and Western" writings. It is, instead, a ...”更好的翻译不妨是“这不是简单地主张在‘古今中外’的作品中所有的东西归结为一个东西”,可以看出,作者并不同意“一切就是一”那种主张。该句后面“钱锺书在《管锥编》中避免诸如此类的笼统陈述。但是全书有效地阐明了对这个观念的使用”的第二句中“有效地”对映in effect,不妨译作“其实就是”。“钱锺书的每本书始终保持对原文的考辨,并且他从未在判断外国著作中发生过错误或者持不妥当的标准”试图翻译... that Qian Zhongshu always remains cognizant of the original context of each work, and that he never makes the mistake of judging a work by foreign or inappropriate standards,正确的翻译是“钱钟书对每部作品的原有语境总是很清楚,他从未犯那种用怪异或不合适的标准来评判一部作品的错误”,译者可能将context误读为text,foreign看成work的定语了。译者的汉语文字功夫很好,但在释读原文时有很多粗心的地方。需要引用文章某段落的读者不妨找到原文核对一下,以免贻笑大方。

2022年8月

Contact me
To my CNNote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