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吐痰

"痰"字国人都认识,属常用字,常见于媒体和街头。但英文的phlegm却是非常医学的,只出现在医院或医学健康文章里。[1] 原因很简单,吐痰的动作和吐出的痰在中国随处可见,自然增加了印象。这在其他国家,甚至台湾,都是罕见的;电影《泰坦尼克》有男女主人公吐唾沫比赛的镜头,我在韩国旅游时见到一次一男子往地上吐口水,在美国有时也见到,总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都不含痰,没有倒吸气、清喉咙的声音。可见吐痰真是中国的国粹,而且是中国大陆的国粹。

其实中华民族是一个爱美恶丑的民族,比如中国街头和媒体的许多赏心悦目的照片,鳞次栉比,目不暇接,超过日本,更胜欧美。痰虽是人体排泄物,但排泄物不都是让人恶心的,有些甚至是优雅的。按优雅度下降排序,大致有泪、汗、...、鼻涕、痰、二便。汗,尤其是泪,常为文人骚客咏叹,但越往后越不为人所挂齿,以至到最龌龊的只有陈独秀这种流氓才会大言不惭[2]。本人熟读唐诗几十首,隐约记得几百首,但不记得痰字曾出现在任何文学作品中,可见其不雅。几年前的一天我在江苏同里欣赏千年民居,路过水边,见一清秀男子吟唱小调,其声柔婉,其境恬适,慨叹江南水乡之美莫过于此。他唱完了,以大约40度仰角朝小运河吐出一口痰落入水里,好像以此展示他的潇洒,给他的美锦上添花。

为什么中国人经常吐痰呢?一说中国人痰多。那为什么痰多?是猪肉吃得多吗?《本草纲目》豕条引朱丹溪(震亨)语,“盖肉性入胃便作湿热,热生痰“。[3] 可我在上海一外企工作一年多,没有见到或听到同事吐痰。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也没有吐痰的,甚至在厕所也不,但猪肉却不少吃。如果有些中国人确实痰多,那必定与肺有关。多年前一国内朋友来美国,体检时一位亚裔护士不讳种族歧视之嫌,说“你们中国大陆来的很多都有潜在的肺结核”。如果这是真的,而不是由于早年种牛痘所致,我们应该好心规劝吐痰的国人上医院看看。街头的标语不妨换成更有趣的,比如

“您吐痰了吗?结核医院牵挂您的健康!”
“不要随地吐痰,请把它留给您的肺病医生!”
“宽容吐痰的人吧,他们虽有痨病却还坚定地活着!”

这种宣传暨张显人性,又能鞭策屡教不改者,让我不禁想起戒烟广告词“万宝路男人需要伟哥”[4] 打击献丑者的尊严,把他们与病夫联系起来,再自称大度无所谓的人也会被刺激的。

但刺激一定要讲策略,否则不但事倍功半,而且可能招致那些uncivilized people(未开化的人)的暴力伤害。中国禁痰网创始人王涛[5]“身”有体会。有一次我在上海的家乐福斜坡电梯上,紧靠我前面的年轻女士剥开糖果然后把糖纸很快地扔到电梯外的货架上。我等电梯到下一层楼结束时,凑上去轻声对她说“你不应该把纸扔在货架上”,她吃了一惊马上说一句“哦,对不起!”然后我们各走各的路,这事没有他人注意到。后来我跟我的朋友说起,他说我给了别人一个比较好下的台阶。假如我当时大声吆喝“不许乱扔垃圾”,那不仅是她,连我也得承受一点尴尬的压力,何苦呢?

中国需要至少一千万王涛,才能保证一人教育一百人。但这没有大规模宣传谈何容易。新华网报导王涛时根本不给出中国禁痰网的网址(这是中国记者的通病!),即便让人知道了,又会好到哪里去呢?吐痰是多数国人的习惯,恐怕只能在与给老人让座的宣传一样深入人心的宣传后才能彻底改正;给老人或有需要的乘客让座,中国就比别的国家做得好。[6] 假如我们到处都贴上禁止吐痰的标语,小学课堂经常性而不是一次性地讲吐痰的坏话,并敦促谈们监督他们的父母,让大人小孩都把吐痰与肮脏、恶心、有病在心理上联系起来,估计不出五年,我们就可以达到目标,然后停止给小学生灌输,撕下这些让中华民族丢脸的标语了。

需要强调的是,禁痰是grassroot的基层群众性运动。虽然我们不能绝对地说吐痰者不上网、上网者不吐痰,但这个说法大致正确。因此禁痰网站这种精英策略不是办法,只可用于组织自愿者和报告工作进展。吐痰者多半没受过太多教育,言粗行陋,智商平平,最有效的、最不引起反抗的劝介可能来自他们的宝贝儿子或女儿,其次是铺天盖地的宣传,最次是网上文章,假设他们能上网的话。不要悲观,我们一定能做到,只是需要全社会的大运动。“天下无痰”岂止是王涛的理想,是中国大陆中华民族的理想。

黄勇
2009年6月于休斯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 在本人的Yahoo搜索汉字字频统计中,"痰"字在2000常用字中大约在1600位,在Google搜索字频统计中,更是上升到大约900位。英语phlegm的词频在18000位,参见Wiktionary

[注2] 陈独秀《实庵自传》第二章,转自杨光编《最后的名士》,79-80页。

[注3] 又见网上诸文,如胡延滨猪肉入药之宜与忌

[注4] 这则把抽烟跟阳萎联系起来的广告在美国或中国都不流行,可Google搜索"The Marlboro man needs Viagra"(包括括号)。相关医学报道见2007年2月美国卫生系统药师协会杂志Tobacco Education: Emphasizing Impotence as a Consequence of Smoking(烟草教育:强调阳萎作为吸烟的后果)。

[注5] 新华网,志愿者王涛:“天下无痰”是我的理想

[注6] 一次我在法国的地铁里,没有看到请让座的公益提示,没有人给一位刚上车的怀孕晚期的孕妇让座(不过她一直在跟她一起上车的朋友聊天)。 2009年6月纽约甚至颁布法令杜绝这种不道德行为,参见MTA Won't Stand for Seat Hogs(大都会运输署不容忍占座的猪)。


[2009年9月增补] 刚读到孙中山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六講。其中有着一段话:“我有一次在船上和一個美國船主談話,他說:「有一位中國公使前一次也坐這個船,在船上到處噴涕吐痰,就在這個貴重的地氈上吐痰,真是可厭。」我便問他:「你當時有什麼辦法呢?」他說:「我想到無法,只好當他的面,用我自己的絲巾把地氈上的痰擦乾淨便了。當我擦痰的時候,他還是不經意的樣子。」”由此看来,国人当众吐痰及不以为耻之心至少在上世纪初便有了。

[2016年6月增补] 当年写《论吐痰》时认为只在中国境内的中国人才有痰,现在感觉,外国人和走出国门的中国人不是完全没有痰,而是同样的体液从鼻腔擤出,不从口腔吐出,但体现文明程度的是鼻涕用纸包住然后扔垃圾箱。假如吐痰者也用纸包住痰扔垃圾,野蛮人也可进化为文明人。



对读者评论的评论(大多选自Itpub


----- 原帖由 itpub 于 2009-6-28 07:09 发表 -----
> 与整体的素质教育有关吧
> 你不可能现在要求农村的伯伯吐痰时用纸巾捂着
> 政府都不能解决最根本的温饱,谈这些,又有何用

不敢苟同。吐痰是可避免的,如果有痰必吐,一定得看医生。要求用纸巾捂着只偶尔可行,对于个人得治根本。所
以我的结论是,吐痰要么是文明的问题,要么是健康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前者,但很少有人提到后者。温饱问题已
在绝大多数农村解决,而痰却是在很多温饱不成问题的地方出现。


----- 原帖由 alantany 于 2009-6-28 17:39 发表 -----
> 黄勇说的随便就去看医生,这个好像不符合国民习惯,至少现在不行,医院很贵的,医院人很多的,城里的打工
> 族都嫌贵和麻烦,乡村来的打工族,更不会把钱花在这上面。

看病贵确实是个问题,我没有在写作时想到。不过我希望大家认识到总想吐痰是不正常的,已超出亚健康状态
(subclinical status),在合适的时候应向医生提出。更何况许多吐痰者是有钱看病的,至少这些人应该认
识到。

> 政府不宣传,我理解是怕丢人

其他几点都很好,但我不同意这一点。没有足够多的人把这件事情提给政府,政府就没把它当作大事,就像美国国
会需要游说才能让你的意见主张得到采纳一样。中国当然有千千万比禁痰更重要的事,但若按事情的重要性跟解
决它所需的努力的比值排序,禁痰想必是相当靠前的。

> 我痛恨随地吐痰的人。

我痛恨吐痰的人,随地不随地都一样。但少数确因健康不佳者我不能痛恨,只愿他们能早日康复。


----- 原帖由 panpandahe0707 于 2009-6-28 20:54 发表 -----
> 很难改吧,我老妈就有这个习惯

我想如果你跟你妈说几次,她一定会改掉的。2006至07年我住上海,保姆大约50岁。我们经常一起外出,她不时
地吐痰。我提醒了她几次,她就改掉了。

Believe it or not,有痰必吐的人其实是很少的。他们才是大家或全社会需要花点力气帮忙的。


----- 原帖由 Sweet Rain 于 2009-6-29 08:21 发表 -----
> 首先是健康问题,其次是制度没有创造文明环境(就算你带纸巾了吐在纸里,却有可能走了十分钟也找不到一个
> 垃圾桶),最后才是个人修养问题。

很好的总结。其他读者也许不同意你的这个排序,但提出健康问题是吐痰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很重要的。先前我们都
没有太注意这点,只是强调文明和修养去了。

我认为文明和修养是大多数吐痰者的问题,只有少数人才真正有健康问题。前者只需要教育(包括本文建议的“羞辱
性”教育),后者需要教育加治疗。



----- 原帖由 nazgul 于 2009-6-30 03:07 发表 -----
> 可能也与中国的空气环境有关系吧~~

有可能,但我从来没有找到根据。粉尘多的国际大都市有泰国曼谷,不知道去过的朋友能不能说一说?


----- 原帖由 zxofkm 于 2009-6-30 19:46 发表 -----
> 举两个例子
> 经常会看到足球运动员有吐口水(不是侮辱人)的行为,当然可能足球运动员确实比较粗鲁,但实际上在剧烈运
> 动后,很多人都会出现痰涌的现象,此时真的是抑止不住的想要吐痰,否则呼吸非常不畅,这不排除是一种病症,
> 但就算是国外的专业运动员也不可避免的有这种现象。
> 第二是感冒的时候,呼吸道受刺激流鼻涕发炎之类的,也同样会有大量咳痰,这不能说很容易治疗,严重的会成
> 为肺炎,肺痨,肺结核等。
> 
> 我的观点有痰要吐是自然现象,吐在哪里是个人素质。

运动员吐口水其实不多见,我好像不记得在这里(美国)的电视里见到过。再说,他们可能只是吐口水,不含痰,
因此应该容易纠正。运动完了喝水才对,运动员知道的。肺炎、肺痨等病在抗生素发明后已经不成问题,感冒咳
痰这怎么能说不很容易治疗呢?关键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重视自己的健康。我相信,大部分大陆的中国人到其他
国家去长期居住,都会停止吐痰的,可见因健康原因而吐痰的人是不多的。

有痰要吐是自然现象,吐在哪里是个人素质, 有痰必吐是少数人的、暂时性的健康问题.



[20:56] edu...@...gd.cn: 怎么有点鲁迅的文笔,呵呵.我喜欢这句“宽容吐痰的人吧,他们虽有痨病
却还坚定地活着!”---有点黑色幽默哟. 
[20:57] Yong: 鲁迅的文笔 is a praise too much for me. But thank you for 
that comment. That slogan is modeled after words in the Bible.


Contact me
To my Miscellaneou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