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行

秘鲁位于南美中部太平洋一侧,从北按顺时针方向它与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巴西、玻利维亚、智利接壤(我用ECBBC帮助记忆)。人口三千万,近三分之一集中在西海岸的首都利马。虽人均收入高于中国,但仍属发展中国家,城市基础设施以致民居让人想到中国的二十年前。据维基百科,1990年通货膨胀高达7650%,日裔总统藤森治理有方,经济逐渐好转,2012年GDP年为达6%,虽然近几年已下滑,但贫困人口持续减少,社会安全,人民友善。国内既无欧洲国家的恐怖袭击,也没有中美洲某些国家的内战或极端的经济萎缩,是旅游的好去处。

13至16世纪的印加(Inca)帝国遗址马丘比丘(Machu Picchu)是秘鲁最有名的旅游点,也是新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位于海拔2400米的安第斯山上,大概是印加皇帝的行宫,16世纪被抛弃后直到20世纪才从密林深处被重新发现。由于西班牙征服者始终未能发现,因此它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印加文明与中美洲大约为现今墨西哥中部的阿兹特克(Aztec)文明、墨西哥东部尤卡坦半岛的玛雅(Maya)文明齐名。后两者之间有相互交流,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它们与印加文明有任何接触。我问还算博学的导游,他说他个人相信印加跟阿兹特克有交流,印加至少知道它的存在,因为两者的宗教类似,都相信上天、地狱和人间,并且代表三个域界的动物也相似。但是学者严格以考古事实为准,未发现任何证据前只能认为它们没有接触。

西班牙征服者将印加帝国的首都定于Cusco(或Cuzco),城里有个小印加博物馆Museo Inka,由Universidad Nacional San Antonio Abad管理。内容也还丰富,可惜展品解释文字虎头蛇尾:越到后期,介绍越马虎,英语逐渐出错甚至缺失。我问一位工作人员关于一件结绳展品,他的回答完全不着边际。与玛雅(或古埃及、苏美尔、古希腊、中国)不同,庞大的印加帝国居然不用文字而用结绳记事成功地进行管理,我想那绳索的结作为符号一定有相当强的语言表达力。

首都利马有个小中国城,并非游客的首选,但热闹非凡。这里有非常高分贝的吆喝声,好在都是真人的声音,而不像中国人那样放重复的录音,所以也不至于单调而烦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国城虽然拥挤,但我们没有见到一张华裔面孔(OK,在一家餐馆里好像见到一次,可能是老板)。所有人都讲西班牙语,但门面多用中、西两种文字,中文没有见到上下颠倒的字,说明至少装修时有华人参与。据维基百科,19世纪中秘鲁废除奴隶制,中、日国民移民来到这里作劳工,1960至1990年代,印尼华裔不堪排华,又来一批移民。不过现在亚裔人口仍不到千分之2。

利马的太平洋岸边有个Parque del Amor(爱情公园),世界各地的情人们来到这里拥抱、在铁栏杆上上爱心锁、在写有“Es difícil hacer el amor pero se aprende”(It's difficult to make love but one learns 汉译交欢不易,习而得之)等浪漫诗句的矮墙边留影,或只是在12月温和的夏日阳光下沐浴太平洋吹来的暖风,或参加从悬崖上滑向岸边的滑翔伞运动,或闲逛梯田似一层层的mall的商家。

亚马逊雨林游。我们一行四人乘小飞机从Cusco飞到小城Puerto Maldonado,坐小车两小时到Tambopata河边,在几乎荒芜人烟的河上乘机动小船半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Jungle Lodge。与其说这是旅店,不如说是宿营地。我们在这里住了四天三晚,见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十名游客,但没有亚裔(除我们一行和一位印裔外)或黑人,除了三人(我们中两人和另一位白人)没有人带眼镜。看来东亚游客和读书人不大青睐这种环境,经济拮据的人即便有意却又不能负担。但管理方为大家提供的饮食味道鲜美,白天、晚上都安排有活动:夜间到野外看表演抓caimán(一种鳄鱼),白天大家去钓鱼、kayaking(划小船)、原始森林trek(跋涉),但最重要的是去看一块泥石壁上漂亮的鹦鹉,它们舔泥以获取其中的某种矿物营养,这个景点因此命名为Clay Lick。

大概只有真正热爱自然的人才能感受居住在原始环境中的快乐,否则你感受到的只是艰苦。这里没有网络、书或杂志、电视或收音机,房间里也没有热水(12月是夏天,所以还好),供电只在下午5点至晚10点间,有的是阴雨、湿气、蚊虫(不过意想不到的是,咬人的蚊子与蚊子总数之比却很低)。夏天日出早,加上晚上10点就停电,大家都早睡早起。每天安排的野外活动让人远离文明、磨练意志,回到营地晚餐后不久带着疲惫的身躯入睡,我感觉对治疗失眠颇有帮助。到这里来旅游虽然表面上与世隔绝,但由于每天三餐所有人都在几张大桌上一起吃饭,互相交流,你不可能感到孤独;一位英国人大谈脱欧、谈Anglican Church(圣公会)和清教,那位印裔美国人讲他的工作是把韩国流行歌舞介绍到印度,一位30来岁的智利女性问一位20几岁的女孩是否有男朋友......因为同桌的听众来自世界各地,大多数时间交谈都用英语,在小圈子里的交流就听到西班牙语、法语、当然还有我们一行四人的汉语。记得多年前我在国内一人跟旅行团游览,中午大家在一起吃饭,要不是我主动,同桌任何人都不会说一句话,看来还是西方人更愿意与陌生人交流。

Tripadvisor网站上说不会西班牙语有时无法跟管理方交流,但我们很幸运,碰到这位总管Efraín英语很好。他是秘鲁人,有着丰富的丛林知识,能辨识多种鸟和其他动物的声音、熟知它们的习性,认识各种植物和秘鲁原住民所用的草药。不过,我认为他也有说错的地方,比如他认为森林深处还有一些原住民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也不能跟他们接触,因为他们相信“文明”人会给他们带来不可治愈的疾病,见到“文明”人就用弓箭射击。事实上,人类学家、科学家早就与亚马逊非常远离文明的人群有了接触,研究他们的文化、习俗、还有包括从小到老都不变的血压在内的健康秘密。

秘鲁的中国游客极少,一生来一次还是值得。虽然秘鲁的基础设施不如中国,交通管理仍较为混乱,但经济仍处于快速增长期,相信数年后各方面将大大改善。

附图: 1.讲Quechua语、西班牙语和一点点英语的小孩和她母亲;我们乘小旅行社安排的出租车开到山里中途“休息”购物时,乖巧的小女孩与我们讨价还价,小礼物的价格比城里高
2.我们居住的森林“旅店”;门下方有缝,所以室内地板上有各种小虫;窗户没有玻璃,只用纱窗挡蚊子,房间完全透风
3.安第斯山人;照相要报酬,给了她们S/5(货币索尔的写法),约合$1.5
4.利马中国城入口;没有华裔;无处不在的Chifa是秘鲁特有的中餐馆
5.Cusco印加博物馆;欧式建筑,馆不大但内容丰富,全面介绍印加历史;可惜不允许拍照,不闪光也不行,不明白
6.Clay Lick舔食泥土的鹦鹉,通过高倍望远镜拍摄
7.印加马丘比丘好比中国长城,秘鲁的必游之地
8.傍晚的Tambopata河,几乎荒芜人烟,不过偶尔能见到非法淘金的人,淘金用汞,据说有时政府会找到他们将淘金设备炸毁

2019年12月




与我联系

To my Miscellaneous Page